前新东方高管印建坤:离职创业 创办海外版搜房网
本文摘要:曾任助理副总裁的印建坤,在新东方是个传奇人物。任职11年,几百万年薪,是同级别最年青高管。除去工作,他还是一把理财好手,新东方不少高管都找他竞价账户托管积蓄,进行财富

曾任助理副总裁的印建坤,在新东方是个传奇人物。任职11年,几百万年薪,是同级别最年青高管。

除去工作,他还是一把理财好手,新东方不少高管都找他推广托管积蓄,进行财富升值。

“要不你来做吧,我做天使资金投入人。”俞敏洪一句话,让印建坤决定辞职创业。今年3月,他搭建起一个国外房地产平台,以此撬动“留学服务市场”。

这个与俞敏洪惺惺相惜的男性,创办了一个俞敏洪想干却没能干的平台。4个月就筹资4680万,估值1.5亿元。

俞敏洪看好的市场

印建坤一直在察看中国留学生出国后的痛点。他看到了国外房地产销售的热门后,向俞敏洪提出,进军国外留学租房市场的建议。

俞敏洪对这个市场也非常好看,他期望通过内部孵化,启动项目。可惜,项目未能打动新东方其他高管,除去俞敏洪看好,别的人都感觉难题太多,基因不匹配。

考虑了50天,印建坤日渐了解,新东方虽有资源,却没如此的人才储备,他决定出来单干。

印建坤研究了数据,留学前市场,主如果教育和培训,市场大概一两千亿。

而留学服务市场,是留学生的住宿、机票、金融等出国后的各项服务。因中国留学生趋于低龄化,由研究生向本科,甚至高中、初中、小学过渡,一个留学生在海外待的平均时间是6年。

中国每年产生50万留学生,乘以6年,就是300万总数。因此,印建坤估算,留学服务市场的市场将是前市场的6到10倍,大概有两万亿。

因此他杀入蓝海,义无反顾。

新东方的“异类”

两万亿的留学服务市场,尚无人撬动。

由于旅游公司或中介公司,不知道留学生的痛点,非常难服务好;新东方如此的教育机构,又没房地产和金融的经验,前行困难。

而印建坤,恰是兼具这两种基因的人。

2004年,印建坤来到了新东方,作为兼职讲师。

讲课出色,风格幽默,他多次被评为学生最喜欢的老师,一节课的课时费高达一两千元。

收入可观,可他非常快发现,讲课无非是个体力活。“一个笑话,非常不错笑,可是我一天要讲4遍,”他一眼能看到头,是用生命挣课时费。这不是他想要的生活。

印建坤主动需要换岗,降到月薪4000元,去做行政。当时在新东方引起不小哄动,大伙觉着这小子太犯傻。

但印建坤开始在我们的地方上找到感觉。2009年,他被派到郑州去当校长,“感觉鱼入大海”,他大手笔扩建校园,趁着房价低迷,以每平方米8毛钱的底价,租下5千平方米房屋,签了十年合同。

第二年,郑州房价开始一路大涨。印建坤因此为新东方每年省下了几百万,他也首次尝到了房产的甜头。

他开始理财,基金、股票、各种理财,让财富飞速增值。由于理财有道,新东方的高管们,都将他们的积蓄交予印建坤收拾。

正如他所说,他是个天生的商人。恰好,还是一个知道留学生的商人,“我正是最好做这件事情的人”。

100万套房源

3月份,印建坤启动了项目。“异乡好居”,是俞敏洪取的名字。天使资金投入来自新东方和众信旅游。

项目启动的第一步,是找房源。Airbnb对外宣传有100万套房源,打造才半年时间的异乡好居,也已经有100万套。

最开始,异乡好居找到十几个国外房源提供方,去给合作方发邀请函,但都石沉大海——海外是一个讲究诚信的地方,一个创业小公司,他们看不上。

印建坤改变方案,他找人制作了一份精美的公司简介,突出两点:新东方和众信旅游资金投入。英国最大的房子中介企业的对接职员,他们刚好曾是新东方的学生,合作非常快达成。此后,所向披靡。

印建坤也开始了解,要想成事,新东方的基因必不可少。

与Airbnb不一样的是,异乡好居的房源不是只有个人房源。房屋都来自开发商、公寓经营商、房地产中介、经纪人等,个人房源只不过极少的一部分。

“一个公寓经营商手中,会有成千上万套的房源,”这也是异乡好居不缺房源是什么原因。

多不代表就好,异乡好居在房源审核上,有严苛的风控体系。供房者,需要提供无犯罪记录证明、护照、社交互联网等多个途径证明,这部分信息也对姥爷开,租房者可随时查看。

在毫无竞价的状况下,已有用户找上门,现在成交几百单。他们通过微信或微博等社交互联网搜索,自行而来。“可见痛点有多大”。

印建坤觉得,商业模式的革新,是对消费步骤的革新。在过去,留学生们要想国外租房,就会线上线下漫天探寻,搜集信息,核实真伪,验证身份等等。

而现在,异乡好居把前期的工作都做了,说白了,就是一个国外版的搜房网。

撬动留学服务市场

国外版的“搜房网”,并不是印建坤的终点,相反,只不过起点。

他对将来的规划,租房买房只不过一个撬动点。他试图以此切入,占领整个留学服务市场。

现在,异乡好居的盈利点,主如果给留学生提供私人定制服务。依据留学生的需要,帮他们找到最好的房源,对接后期服务,类似房地产中介,但只收取1600元的服务费。同时,对出租者和售房者,异乡好居也会收取肯定佣金。

印建坤非常知道留学生的需要,对他们来讲,价格不是最重要,痛点是“安全”和“便捷”。因此,他对客服职员强调,“大家卖的不是房屋,租的不是公寓,大家服务的是一个家庭的将来和期望”。

这个擅长理财的男性,当然不会放过金融这块蛋糕。异乡好居也正在布局留学生的金融服务,譬如学费和生活费的借贷、房租的分期付款等等。

不止于此,异乡好居试图塑造留学生产业链条,将前期和后期市场打通,同时打造留学生云数据库,为每一个环节都提供商业机会。从留学生国外综合服务平台,到华人国外综合服务平台,最后成为全球跨国人群服务平台,野心勃勃。

异乡好居将在中国打造30个分公司,海外打造10个分公司。国内的分公司将成为新东方的“小尾巴”,“新东方在哪,大家在哪”。

当年,在新东方的内部项目孵化会议上,有人曾提出担心,中国买房租房尚不可控,假如控制国外市场

即使印建坤出来单干,这个问题也如达摩克里斯之剑,高悬在上,从未落下。怎么样控制风险,怎么样确保平台安全靠谱,是异乡好居将来的最大挑战。

产业投资内参公众号

产业资金投入内参

有价值的产业资金投入参考

中投顾问公众号

中投顾问

产业资金投入咨询服务专家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