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股攀岩2千亿产业资本借机出逃:千名高管套现569亿
本文摘要:上证综指勇攀高峰之际,做空力量来袭,其中最受关注的是产业资本的减持。数据显示,5月以来,国内产业资本减持金额高达2000亿元,其中5月单月减持金额就多达1500亿元,环比暴涨近

上证综指勇攀高峰之际,做空力量来袭,其中最受关注的是产业资本的减持。

数据显示,5月以来,国内产业资本减持金额高达2000亿元,其中5月单月减持金额就多达1500亿元,环比疯涨近一倍,并创下今年以来月度减持新高中小板和创业板的减持家数明显多于主板,在5月份以来发布减持通知的863家公司中,中小板和创业板公司多达520家,占比六成减持的绝对量在飞速增加,相对量也呈攀升之势——不少公司股东在进行高比率减持,甚至进行超比率的违规减持。5月以来,因上市公司大股东或高管违规减持,深交所已对22家上市公司发出监管函。这超越深交所当期发出监管函总数的1/4作为上市公司“内幕知情人”,高管层的减持尤为引人关注。5月以来,两市多达1403名高管进行了减持,其合计减持24亿股,由此套现569亿元产业资本减持,部分来自于管理层在公司股价飞天之际对将来营业额的悲观预期——在5月以来被集中减持的863家上市公司中,在去年或今年一季度净收益同比出现下滑的公司有516家,

约占总数的六成

《资金投入者报》记者杨秀红5月以来的A股市场,做空力量屡占上风。

在犹如洪水猛兽般的做空力量中,产业资本的减持占据要紧一席。

依据《资金投入者报》记者统计,5月以来国内产业资本减持金额高达2000亿元,其中5月单月减持额就多达1500亿元,环比疯涨近一倍,并创下今年以来月度减持新高。

产业资本减持大潮袭来,与新一轮牛市行情不无关系。

伴随去年7月以来A股市场牛抬头,A股市场迎来了一波波澜壮阔的大牛市。上证综指从斯时的2000点附近起步,现在已经攀上5100点高峰。与此同时,大部分上市公司股价翻番甚至上涨数倍,有不少股票连创历史新高,特别是一些创业板和中小板股票。

在此情形下,很多产业资本开始兑现,一些上市公司股东及高管甚至不惜违规高比率减持。

5月以来,因上市公司或高管违规减持,深交所已经对22家上市公司发出监管函,这部分公司多是创业板和中小板公司,如东诚药业、金力泰等。

除此之外,还有部分公司进行了超高比率的减持,如重庆钢铁、迪马股份等,其减持股份占流通股本的比率超越20%。

特别令市场担心的是,上市公司高管们也开始大规模减持。而这一群体一向被看成最知道公司经营情况的“内幕知情人”。他们的减持引发市场对公司前景的担心。其中,金科股份的实质控制人黄红云夫妇在短期内套现逾30亿元,成为最近套现金额最高的上市公司高管。

除去股价大涨,这部分产业资本的减持是不是与营业额有关?事实证明,这确实与公司营业额不佳有关。依据《资金投入者报》记者统计,在今年5月以来遭遇要紧股东减持的上市公司中,有六成企业的营业额在去年或今年一季度营业额出现下滑。

其中,金科股份、智慧农业、利君股份等公司营业额则出现连续下滑的情形。对于这部分营业额下滑且高管大额套现的公司,资金投入者应高度警觉。

银河证券首席方案剖析师孙建波表示,产业资本在高位减持并不鲜见,产业资本的考虑是将资金从高估值股票中抽离,继续资金投入估值低的公司或进行再创业;而反过来看,被减持的板块个股此时估值多半已偏高。

2000亿产业资本出逃

6月十日,上证综指盘中再度刷新本轮牛市新高,摸高至5164点。部分资金投入者已开始感觉到“高处不胜寒”。

事实上,在大部分资金投入者恐高之前,已有一大量产业资本开始飞速逃离。其加速逃离之势,在5月已初现苗头。

《资金投入者报》记者依据Wind数据统计,5月份累计有723家上市公司发布要紧股东减持通知,这部分公司累计被减持102亿股、套现1545亿元,环比4月800亿元的套现金额大增93%。就全年来看,5月套现金额也高居各月之首。

进入6月,产业资本减持的节奏并未停止。

截至6月十日,在短短8个买卖日内,两市要紧股东合计减持34亿股,套现568亿元。根据这一趋势,6月整体减持金额可能达到1700亿元,再创今年以来的新高。

综合上述统计可知,5月1日~6月十日,两市要紧股东合计减持136亿股,套现2112亿元。

与此相比,两市的增持行为则少得可怜。

依据Wind数据统计,5月以来两市要紧股东增持9.6亿股,累计增持金额为180亿元。若将增持金额和减持金额相抵,则两市5月以来净减持金额接近2000亿元。

从被减持公司所属的板块来看,中小板和创业板的减持家数明显多于主板。依据《资金投入者报》记者统计,在5月份以来发布减持通知的863家公司中,中小板和创业板公司多达520家,占六成。从行业来看,被减持公司则主要源于计算机、电气设施、医药生物、电子等今年涨幅较高的行业。

对此,广证恒生证券觉得,最近股东减持或与股东对目前不断飞跃的估值的认同在渐渐降低有关。

从减持金额来看,由个人控股的民营企业成为此轮减持的主力。在863家被减持的公司中,有528家的实质控制人为个人,其合计减持金额高达972亿元。除此之外,地方国资委也成为减持的一大主力,117家被地方国资委控股的上市公司遭到减持,总减持金额达420亿元。还有89家央企被减持235亿元。其中,中央汇金公司于5月26日分别减持了工商银行3亿股A股和建设银行2.8亿股A股,分别套现16亿元和19亿元。

该举动曾被市场解析为重大利空。不过也有券商觉得,汇金减持与银行混改有关,即通过大宗买卖、定向出售的形式,将国有持股出售给作为策略资金投入者引入的民间资本。

从行业来看,被减持金额最高的行业主要集中在银行、机械设施、有色金属、钢铁、房产等传统行业中,这部分行业的被减持金额均在百亿元以上。

从个股上看,被减持金额超越10亿元的公司约有50家。其中,被减持金额最高的是兴业银行。该行第二大股东恒生银行在5月13日通过上交所大宗买卖系统以17.68元/股减持9.51亿股,占总股本的4.99%,由此套现177亿元,创下5月单家公司减持市值第一。

除去兴业银行,5月以来被减持金额居前的还有紫金矿业、洋河股份、酒钢宏兴、金科股份、智慧农业等,其减持规模在30亿元~45亿元之间。

对于股东减持的影响,机构怎么看不一。

Wind资讯研究报告指出,从一个长期的统计来看,假如减持规模一直远大于增持,这表明很多的无本钱或者非常低本钱的筹码在二级市场上卖出,套取很多资金。

东方证券则觉得,愈加多的大股东减持计划与资金投入并购相伴而行,短期大股东减持和职员持股计划大概成为牛市中股价的催化剂,中长期则需要更深入的考虑。

高比率违规减持频现

产业资本减持的绝对量在飞速增加,相对量也呈攀升之势——不少公司股东在进行高比率减持,甚至还有一些股东为了在高位尽快套现,不惜进行超比率的违规减持。

从减持的利害关系来看,那些被要紧股东进行高比率减持的上市公司,给资金投入者带来的潜台词是:“这家公司非常危险。”《资金投入者报》记者依据Wind数据统计发现,今年5月以来,上市公司股东减持数目占流通股比率在10%以上的上市公司多达36家,减持数目占总股本比率超越5%的公司有63家。

其中,4家企业的被减持数目占流通股本的20%以上,包括重庆钢铁、金力泰、迪马股份和渤海活塞,其减持比率分别为34%、23.6%、22.1%和20.5%。

依据重庆钢铁发布的减持通知,自2015年4月以来,公司控股股东重钢集团累计减持公司A股股票7亿股,成交金额30.5亿元,成交均价4.36元/股。

结合公司此前发布的减持通知,重钢集团的减持主要集中在5月份。如在5月15日~20日、5月25日~26日两个时间段内,其分别减持2.2亿股。在上述两个时间段内,重庆钢铁股价表现还可以,分别下跌2.33%和上涨15.6%。

对于减持缘由,重钢集团称,这是依据国有股东出售所持上市公司股份管理的有关规定推行的减持。

从上述进行高比率减持的公司来看,主要为创业板和中小板公司。在63家减持比率超越总股本5%的公司中,有35家为中小创公司,占比55%。这可能与这两大板块今年以来大幅上涨、不少公司估值紧急泡沫化有关。

值得一提的是,部分公司为了在高位套现,不惜进行违规减持,多家公司甚至收到了交易平台的监管函。依据《资金投入者报》记者统计,5月以来,因上市公司大股东或高管违规减持,深交所已对22家上市公司发出监管函。这超越深交所当期发出监管函总数的1/4,这样来看违规减持的泛滥程度。

这部分因违规减持收到交易平台监管函的公司,大多数是中小板和创业板公司,如东诚药业、科泰电源、金力泰、卫宁软件、松芝股份等。而这部分企业的涉每件事由大多为:“要紧股东减持股份比率达5%时未准时履行披露和告知义务,违规继续减持。”根据证监会《上市公司回收管理方法》第十三条的有关规定,“在累计减持公司股份达到本公司总股本的5%时,应当在该事实发生之日起3日内编制权益变动报告书,履行有关信息披露义务,且在报告期限内作出报告、通知后2日内,不能再行交易该上市企业的股票。”前述企业的股东减持比率大多超越了5%的红线,但在此之前却并未通知。

创业板公司金力泰的实质控制人吴国政的减持就是典型的样本。金力泰5月18日通知显示,吴国政于今年5月14日~15日通过大宗买卖的方法减持600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2.30%。

截至通知披露日,吴国政已累计减持1800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6.88%。这显然已超越了5%的监管红线。

业内人士觉得,对于违规减持行为,现在仍没相应的法律作为处罚支撑。违规本钱低,导致违规减持的行为愈演愈烈。

千名高管套现569亿

在汹涌的减持大潮中,有一个群体很特殊,他们的一举一动都备受关注,这一群体就是上市高管及其亲属。

作为上市企业的要紧管理层,高管们被觉得是上市企业的“内幕知情人”,他们总是比外人更知道所属上市企业的核心价值,因此其减持行为更容易被市场解析为利空。

随着着很多上市公司股价屡创历史新高,上市公司高管抛弃自己家里股票的行为也愈加多。

《资金投入者报》依据Wind数据统计发现,5月以来,两市多达1403名高管进行了减持,其合计减持24亿股,由此套现569亿元。此前,高管月度减持最高峰出目前2014年9月,共减持181亿元。

对此,业内人士剖析称,企业的高层或大股东对自己家里企业的价值判断总是是外部人士没办法比拟的,他们是真的套现离场,还是只不过在高位出逃、低位再增持回来,总是都非常值得回味。

其中,高管及其亲属减持金额过亿的有121家,减持金额超越10亿元的有7家,后者主要涉及的上市公司高管为:金科股份董事会主席黄红云、乐视网董事长贾跃亭、隆基股份的董事李春安、中环股份的监事盛克发、云南铜业的监事张正斌、沃尔核材的董事长周和平、信立泰的董事长叶澄海等。

高管的大额套现与股价的疯涨不无关系。

《资金投入者报》记者统计发现,今年以来高管减持过亿的121家公司中,有100家今年的股价翻倍,如先锋新材、新国都、乐视网、中环股份、隆基股份、利君股份、沃尔核材等。可见,大额套现的高管主要源于股价飞涨的公司。

在上述高管中,5月以来套现金额最多的当属金科股份的实质控制人黄红云、陶虹遐夫妇。金科股份是一家房产公司。资料显示,黄红云为金科股份的董事会主席。在2015年华人有钱人排名推荐中,黄红云以净资产17亿USD排行榜第184位。

依据金科股份通知,今年5月6日~5月12日,黄红云、陶虹遐夫妇以大宗买卖的方法累计减持公司股份3.87亿股,占公司总股本9.35%。通过此番减持,二人约套现30亿元。尽管主要通过大宗买卖方法减持,但其大额减持依旧对二级市场股价产生较大影响。该公司股价在今年4月十日创下11.51元的历史新高。而在二人减持期间,其股价在5月7日几近跌停。

除此之外,公司其他高管及其亲属也进行了减持,包括陈红、宗书声、李晓燕、聂铭、罗利成、蒋思海等。

近六成公司短期营业额下滑

控股股东和高管们为什么上演减持潮?通知中给出是什么原因可谓多种多样,主要包括谋划混改;缓解公司资金重压,增加流动性;优化上市公司股东结构等等。

但有一点要紧是什么原因,上市企业的减持通知中却没点出来,那就是上市企业的营业额。

事实上,这轮产业资本减持背后,有一部分来源于于管理层在公司股价飞天之际对其将来营业额的悲观预期。

依据《资金投入者报》记者统计,在5月以来被集中减持的863家上市公司中,在去年或今年一季度净收益同比出现下滑的公司有516家,约占总数的六成。其中去年和今年一季度净收益同比连续下滑的公司多达206家。

在这部分减持的公司中,去年净收益下滑较紧急的公司包括国投新集、百花村、东方钽业、八一钢铁、鲁丰环保等。

而在去年和今年一季度净收益同比连续下滑的200多家上市公司中,被减持金额较高的公司有金科股份、智慧农业、利君股份、青松建化、国投新集、国电南瑞、三一重工、徐工机械、沪电股份和威创股份。

前文已经提及,今年5月,金科股份被其实质控制人黄红云夫妇减持逾30亿元。与之相对应的是,这家地产公司去年和今年一季度净收益连续下滑,同比分别下滑7.7%和42%。

值得一提的是,同样遭遇大股东减持的利君股份,其净收益也在持续下滑,且公司预计今年上半年净收益可能继续大幅降低。

利君股份发布的年中营业额预告显示,公司预计今年上半年净收益约为5312万元~1.06亿元,同比降低40%~70%。最近,这家里小板企业的股价屡革新高,截至6月11日,其收盘价为63.05元,市盈率(TTM)为118倍。

相关内容